尊龙新版手机app

呆萌:音乐似乎是病了

Posted by admin

和我们所有其他人一样,呆萌·阿尔班(Damon Albarn)也被困在家里,同时试图理解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或许当这场瘟疫结束,雾气开始消散的时候,事情会变得更好一点。

2021年呆萌打算要发行他的第二张个人专辑《越靠近喷泉,水流就越清澈(The Nearer The Fountain, The More Pure The Stream Flows)》,在专辑的主打歌里,这位Blur乐队的主唱和Gorillaz乐队的幕后人物写道:“美丽的过去变得如此荒凉——当青春看似不朽,它如此甜蜜,在你周围编织了天堂的光环”。

很显然,这可不是《Parklife》。但几年来,呆萌确实已经很少在星期三“被清洁工粗暴地唤醒”,你更可能发现他被冰岛那空灵的风景震撼(他在雷克雅未克郊区有一栋房子),或者被他位于德文郡乡村的家里那暴风雨一般的海岸天空惊呆了。

这些经历的结果就是这么一张如同冥想合集似的专辑,他说:“在制作这张专辑的时候,我一直处于自己的黑暗旅程中,它使我相信一个纯粹的源泉仍然可能是存在的。”

NME通过视频的方式采访了呆萌,谈论他这张冒险的新专辑、重返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以及Blur和Gorillaz的下一步计划。

呆萌:我很好,谢谢。我非常忙,但我还在坚持。在这一切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做音乐。显然,我想要演出想得要死,但或许我可以在足球比赛的中场休息时间演出?或者在赛马场里演出?我们都行,反正有那么多体育赛事在进行。不过作为切尔西球迷,我也没啥好抱怨的了。

NME:太对了。那么聊聊你新专辑吧,这是你关于新专辑《越靠近喷泉,水流就越清澈》的第一个采访吗?

NME:有点儿,但是人们反正会把它简略成《靠近喷泉……》什么的,不是吗?

NME:我想!我知道这张专辑最开始是一张管弦乐专辑,灵感来自冰岛的风景,是什么促使你为这些风景创作音乐的?

呆萌:恩……其实要领略那里的风景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打开窗户。但对于视频聊天采访来说,这样有点儿不伦不类的。但有时候语言又是苍白的……(呆萌给我们展示了他自己拍下的冰岛的极美的景色)

呆萌:这是一个冥想元素和粒子的好地方。我一直的梦想就是在做音乐的时候,窗外能有那样的景色。当我的一个里昂音乐节的朋友告诉我“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时,我立刻有了一些从未设想过的主意。

我组织了一些音乐家,有弦乐手、三个低音长号、一些打击乐器和键盘,组成了一个有趣的乐队。

呆萌:我找到一个住在雷克雅未克郊外山里的人,他会制作石头马林巴琴,他是真的在山涧里找一个一个不同音符的石头,没有任何的人工加工,他就是在溪流里面敲打着不同的石头来寻找正确的音符,这事儿可太美好了。

不管怎么说,这对于我们这个简短的小采访来说有点太离题了,我们说到哪儿了?

NME:我们在聊这次专辑是怎么形成的,回到你德文郡的家里,住在封闭的地方,你是怎么制作专辑的?

呆萌:很显然,去年三月,一切都结束了。我只留下了所有这些伟大的排练录音,来自房间里的一支麦克风。然后我想,今年的形势是那么严峻,我必须做一些事情使我摆脱那些东西,那可不止是郁闷那么简单,那简直是风暴——可怕的北风掀起的风暴,你在德文郡的海边有时候会遇到。

它们从格陵兰岛沿着大西洋南下,旋转着,很残酷。我和几个一起做音乐的老朋友(前Verve乐队的吉他手)西蒙·同和麦克·史密斯聚在一起,试图把所有东西都笼络进某种关于粒子、现在和未来的凝聚性冥想中。

NME:那么,当把所有这些材料变成十首流行歌的时候,你在歌词上借鉴了些什么?

呆萌:当我在冰岛盯着窗外的时候,狂风是如此肆虐,以致于窗户都动摇了。它是如此冰冷。有时候你看着在外面在下雨,但下着下着就成了雪。然后我把这些实时的、极端的元素体验,试图发展成为——如你所说的,更加正式的流行歌曲。

我想看看这样的做法最终会得到些什么。有时候我会被带到乌拉圭和蒙得维的亚,有时候我会被带到伊朗、冰岛和德文郡。因为现在已经不让到处旅行了,所以能够通过做专辑的方式却这些地方待上一两个小时,这挺好的。

NME:你选择了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沃西农场的现场直播中首次表演了这些歌,而很多人可能更期待的是你演出那些已经成名的代表作,是巨石阵让你这么选择的么?

呆萌:是的,显然是的。你不能比较它们,但那绝对是我有史以来最喜欢的一次格拉斯顿伯里经历。沃西农场就是一个国家宝藏,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有个喜欢的想法,就是乡村是为每一个人存在的。

现在住在乡村的人可能只是第一次去想这个问题,很多人离开了无序扩张的城市,来到这里然后“哇,就是这里了”。我不知道他们投票支持英国脱欧的时候是不是就为了这一刻,但这绝对会是一个讽刺性的结果——如果你懂我在说什么的话……

NME:说到“阳光高地”,你上次接受NME采访的时候谈到了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的最后一张专辑《Merrie Land》,你说他们就是在讽刺那些“在豪宅里长大”且“不关心我们”的“蠢笨的”“不相关的”领导人……

NME:你预见了鲍里斯·约翰逊(英国首相)的能力,只要他和他的同僚们挥舞着旗子,好像就能逃脱一切?

呆萌:这是一种非常值得研究的行为方式,对于任何看不懂字里行间的暗示、停顿或者笑声的人来说,这都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有几个人自从怂恿英国脱欧的时候就已经在位了,他们在同一条船上。

但他们中也有一些人已经不在位了,似乎是糟糕的失败者。但在他们的真相中,也有另外一个真相,真相里又有另外一个真相。我对他们能有啥看法?嗯……(令人难以置信的长时间停顿)……我真的很难表达出我的感受。

呆萌:这是让我最害怕的事情——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政都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但这只是社交媒体时代的一角而已。我们现在已经打开了盒子,然后躺了进去,就躺在TikTok和脸书的中间。

NME:在过去的一年,所有这些来自深渊的消息是不是也给你带来的音乐上的灵感?

呆萌:我只是试着保持呼吸,放松身体,继续创造力,然后试着不要把事情搞砸了。

NME:讲得好!那《靠近喷泉……》就是你最近的主题了么?还是你也忙了其他的事情?

呆萌:我在二月份的时候完成了它,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在和Gorillaz合作,和很多来自伦敦西部的人一起做狂欢节的主题音乐。我们真的回到了第一张专辑时候的那种精气神。

这很让人兴奋,我们真的很喜欢它。这是对《靠近喷泉……》的一种很好的平衡,真的。我在完成了那张专辑以后,绝对需要做一点不一样的音乐,鼓机和卡西欧MT-40总是一种很好的治疗手段。

NME:Dave Rowntree最近说他愿意和Blur在疫情之后重聚,这也在你的日程上吗?

呆萌:恩,我们最近确实聊了一下,但还没有真正的进一步进展。我们确实有一个想法,但我现在显然有点儿忙。当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一定会赶上的,当我被需要的时候,我也会去做。我不想强人所难。

呆萌:是的,Gorillaz的Boardmasters都正在进行,音乐仿佛是病了,被人们放在了所有事情列表的最后。我们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而且还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我们想念着所有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难,因为音乐节是需要巨大支出的项目,所以今年依然可能没有任何音乐节,这对很多人来说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NME:那么,在所有这些可怕的事情结束以后,我们会经常在巡演中看到你吗?

呆萌:我想我明年会像所有人一样,工作360多天。你可没得选!你必须继续工作,否则你的工作就没了。这是一个惯例,如果你不能再次联系上你的工作,那你可能就要失去它了。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