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揭秘羽毛球的黄、红、黑牌

Posted by admin

全英赛结束后,裁判发红牌成为大家谈论的话题,裁判是不是导致王适娴失败的关键因素呢?

其实羽毛球比赛中实行红黄黑牌的规则应当是2000年以后的事了,和足球等其他比赛项目不同的是,羽毛球还有黑牌。红牌、黄牌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但对很多人来说黑牌就比较陌生了。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场上首次出现了黑牌,

3.对严重违犯或屡犯的一方判违例并立即报告裁判长,裁判长有权取消违犯一方的该场比赛资格。

这“三部曲”对应的就是给违犯方出示黄、红、黑牌。这也是为什么羽毛球比足球多一张黑牌的原因。

直到现在,羽毛球竞赛规则中都没有出现黄、红、黑牌的字样,只是在世界羽联“对临场裁判人员的建议”中有这方面的描述。应当说,实行红黄黑牌,不是对羽毛球规则的修改,而是裁判员在执行判罚时增加了一个明显的标志。

裁判员的衣兜里只有黄、红牌,黑牌放在裁判长的口袋里。裁判长做出取消违犯方比赛资格的决定时,把黑牌交给裁判员,由裁判员来宣布。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位运动员被黑牌罚下场。

2.运动员频频要求擦汗、喝水,裁判员可能会拒绝他的请求。羽毛球对比赛的连续性要求很高,比赛不仅仅比的是技战术水平,运动员的体能也是非常重要的。运动员在场上表现出体力不支,是不会得到裁判员的同情的,反而会更加注意你,拒绝你的擦汗请求,催促你继续比赛。因为如果让你得到喘息,恢复了体力,就违背了规则。

早些年,我国的一名运动员在世锦赛决赛中被判“延误比赛”违例,因此输掉了比赛,造成终生没有拿到过世界冠军的遗憾。但是没有办法,规则中明文规定:裁判员是“延误比赛”的唯一裁决者。

在比赛进行中,教练进行指导,不论是讲话还是做手势等,都是不可以的。裁判员可能会做出“重发球”的决定(如果违规方赢了这一回合),并立即报告裁判长。裁判长根据情节,最重可以把教练员罚出场外,不允许其对该场比赛进行指导。

在特殊情况时,经裁判员允许,运动员是可以离开场地的。以前发生过这种情况:运动员的内裤裤带断了,还有的运动员由于肠胃不适造成衣服脏了,遇到这种情况,裁判员会允许运动员离开场地去更衣。

有的运动员觉得球速快,就用胳膊肘去撑羽毛;或者觉得球速慢,就用手去捋羽毛;又或者为了达到换球的目的,故意用手将球捏瘪等,这都属于行为不端的表现。

运动员不服从判决,与裁判员无礼纠缠,中断比赛,侮辱、谩骂裁判员,甚至为发泄不满,摔球拍,击打球网等,均属于行为不端。

运动员对裁判员的判罚有异议,可以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比如,对司线员或发球裁判的判决有争议,不可以直接和他们理论,而要向裁判员提出异议;如认为司线员有故意偏袒的嫌疑,可以要求叫裁判长。

教练员不可以上场与裁判员直接理论,正确的方法是走出场外向裁判长提出申诉意见。如确实有故意偏袒的嫌疑,裁判长和裁判员磋商后可以撤换司线员。如果当时不提,事后再申诉,已经既成的事实是不可以改变的。所以,运动员和教练员要学会通过正常渠道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记得有一次世青赛,一名国际裁判判了过网击球,被判方情绪激动地与裁判员争执。裁判员面带微笑地向她解释,这位运动员还是说个不停。这时,裁判员缓慢地把手伸向衣兜,做出要掏牌的姿态。运动员见状退了下去,裁判员也把手放下了,宣布继续比赛。我对此事记忆犹新,我认为这名裁判员处理得很有艺术性。转自《羽毛球》

在日常生活中,业余羽毛球比赛和残疾人比赛离我们更近。那到底要不要实用黄红黑牌呢?业余的肯定也会有行为不端的情况发生,甚至是过之而不及。然后业余对比赛规则的了解更少、或模糊。有当过裁判的肯定有这样的经验:面对一些业余的球友,往往会是“秀才遇到兵”,让你觉得可气又可笑…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