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第63届IMO中国队首次以全队满分夺冠:金牌背后培养数学牛娃必做的5点

Posted by admin

原标题:第63届IMO中国队首次以全队满分夺冠:金牌背后,培养数学牛娃必做的5点

看点第63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如期而至,大赛结果也在15日准时揭晓:中国队今年以252分的高分夺得总冠军的宝座,更难得的是,小组六位成员都斩获了满分;韩国队和美国队分列第二三名。在这届中国队选手身上,外滩君也看到了新生代们的成长理念——成为真正的“三会”学生:会学习、会运动、会生活。

7月15日,第63届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圆满闭幕。虽然今年中国队因疫情防控原因,只能在北京线上远程参赛,但所获佳绩极为亮眼:

小组6位成员无一例外斩获满分,最终以252分的成绩获得团队总分第一,大比分领先于其它任何国家。

虽然中国队此前已经拿过多次团体第一,不过全体满分也还是头一次。小组6人同时大满贯,在整个IMO史上都十分罕见,上一次出现还要追溯到28年前的美国队(更早的但小组不满6人的情况不计算在内)。

本届IMO设置在风光旖旎的挪威首都奥斯陆,共有104个国家(或地区)的589名学生参赛。

前三甲分别被中国队(6金)、韩国队(3金3银)以及美国队(4金1银1铜)夺得。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虽然过去2年都是IMO的东道主,也是IMO历史上夺冠次数第2的国家,但今年被组委会通过投票形式决定禁赛,最终无缘榜单。

选手有2天的时间来答题,每天有4个半小时的时间分别完成3道题目。试题的内容涉及代数、几何、数论、组合等不同范畴,跨度较广。

今年金牌分数线分,银牌分数线分,铜牌分数线年IMO比赛获得团体前10名的参赛队分别为:

前10名里,亚洲国家占据7席。如今较强的韩国队,在韩国的制下,从1999年起几乎就没掉过前10榜单,成为每年中国队夺冠的有力竞争对手。今年,也以微弱优势战胜了美国队。

以此限制亚裔选手“承包”比赛的现象。有分析认为,这对美国队的实力或许产生了一定影响。越南今年的表现很不错,一名叫做Quy Dang Ngo的越南学生同样拿到了满分。不过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个国家的成绩相对不太稳定,习惯在个位数和两位数排名之间“反复横跳”。

就试题难易程度方面而言,在考试第一天结束后,便有数学圈里的大佬在论坛分析:

——结果一语中的。最后一题难度最大,不仅考察选手们知识的熟练程度,更需要极强的创造能力和题目理解能力。从官方的统计数据来看,情况确实如此:第六题“北欧方阵”,绝大多数参赛选手拿的是0分,拿到7分满分的占少数;其次就是第三题也是类似情况,拿0分的较多。综合来看,这两题难度最高。

话说回来,即便题目真的易于往年,但中国队以悉数满分之势夺冠,也实属逆天。从中可见出这一届队员超强的实力与稳定的发挥。

其它几所学校也类似,全部都是历届IMO金牌的常客。像华中师大一附中,去年刚拿过金牌;人大附中,过去3年,更是每年一块金牌……

这事儿往好处看,可以解释为名校水平比较稳。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不得不让人感慨:

到目前为止,IMO金牌都极度集中于这些超级名校,很少有例外。由此也不难理解,家长愈加浓烈的名校情结究竟从何而来——头部学校的实力,确实是一般学校远不可及的。

首先,IMO金牌获得者们作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天赋毋庸置疑。不过,他们同时也

例如武汉华中师大一附中的张志成,今年是以全国总分第一的成绩入选中国国家队。据他的教练透露,张志成从小便在数学学习上投入大量心血,“他学习时全身心投入,把时间抓得非常紧。”

奥数金牌后面的汗水,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衡水模式,不过并非如此。有人觉得“数学班”就是刷题,但其实它通常是全校最活跃的班级。

1988年就开始担任中国奥数国家队教练的熊斌,培养出30多位奥数金牌获得者。

首先,包括熊斌在内的专家,从十万多名参加全国数学联赛学生中选出1200名一等奖获得者,其中的300名将脱颖而出者进入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冬令营。

通过进一步的测试,精挑细选60位组成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这60位“种子选手”中,最终产生6名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国家队员。

——这基本上是目前金牌得主们一个最大的共同点。第55届IMO金牌得主谌蓝天说过:“在数学竞赛里走得远的选手,大多数都有着对于数学(即使是竞赛数学)本身的热爱。如果本身不够喜欢的话,他们不可能对很多抽象复杂的数学问题产生自己的理解,也不容易在困难重重的高压环境里坚持下来。”

如果是兴趣大过天赋,孩子同样可以学习奥数,只是说奥数也分层次、分难度,因人而异。

但是如果孩子的兴趣不在数学上面,真的不适合强行学奥数,正如熊斌所言:“如果平时数学课都没有学好,那么学奥数是徒花时间、精力,于事无补。”

上海中学的张贻然和江城,都曾落选国家集训队,但两人都没有就此放弃数学之路。疫情期间其他同学居家学习,他俩留在学校,每天和数学题“相爱相杀”。一道题做上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个月都有可能。教练评价他们身上最可贵的一点,

数学之外的张志成,还是个爱运动的阳光大男孩。上高中后,仍坚持每周打网球;学校的足球课也一节没落过。他说“运动能强健我的体魄,同时能给我健康的心态和清醒的头脑。”

张志成的生活非常规律,每天确保自己拥有8小时的睡眠。晚上11点准时睡觉,早上6点半准时起床,中午还会午休半小时。他表示规律的生活与充足的睡眠很重要,让他每天都心情愉悦,即便面对难题也能精力充沛。

在国家队最终选拔前,张志成的排名处于中等偏下的位置,但很快就跃居全国总分第一。在教练看来,

,“国家队选拔考试共有八场,每场四个半小时。学生需要经过36小时的激烈角逐,而且在考试时不能离开座位,只能吃一点零食补充体力,没有强大的专注力和良好的体质,是很难拿下整场考试的。”

这个“三会”评价其它几位获奖同学,也都十分贴切——他们并没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数学题”,而是

去年B站有部纪录片叫作《小小少年》,里面有一集便介绍了人大附中的天才少年们是怎么“玩”过他们的中学的。

实验室、机器人、丰富的社团、世界性比赛、绘画……人大附同学的成长空间基本等同于自己的兴趣空间——学校基本可以帮助他们实现想要的一切。

加州理工学院教授(第38届IMO金牌得主)倪忆对此表示,大众对于数学家这一职业,往往有着不切实际的想象,进而期待优秀的奥数选手都能成为优秀的数学家,一旦达不到这个要求就是“堕落”。

“然而,奥数跟数学研究的差别很大,或许在大众想象中,奥数金牌与奥运金牌一样是一个人事业的巅峰,但实际上它连事业都算不上。”

此外,IMO比多数人想象的有用。实际上,从IMO里已经走出许多优秀的人才。

如张伟、恽之玮、许晨阳、刘一峰等,后来获得著名的拉马努金奖;并且已经有不少学者,如朱歆文、王菘、刘若川、何宏宇、何斯迈、袁新意、肖梁等,在国内外知名高校或科研机构从事数学研究工作,做出了很好的工作。

2008到2009连续两年斩获IMO满分的韦东奕(人称“韦神”),在研究生一二年级的时候即做出了成果。

14名获奖者当中至少8名分别代表各自的国家获得了奖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许晨阳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在全世界数学的精英教育中,有一种日趋增强的趋势,即把IMO作为选拔培养数学家的一个环节。

中国著名的数学传播、普及和数学竞赛专家单墫表示,有数学天赋的人也不一定都适合从事数学研究。他们面前的世界很宽广,而数学研究只是一方天地。

参加IMO的选手,有很多转入其它行业的,比如从事软件开发的李平立、蒋步星等,从事金融业的库超、张朝晖、姚健刚等。总之,奥数培养了大批人才。

至于菲尔兹奖,“多年来,我国数学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国家,要赶上去当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数学研究是一座金字塔,不仅需要顶尖的人才,也需要各个层级的人才。目前中国的数学竞赛正在为各个层级提供了不少人才,顶尖的人才应当就在其中。相信时间会证明这一点,但不能操之过急。”

至于孩子要不要学奥数,单墫认为,学奥数当然有好处,可以拓宽视野、培养能力(如观察、猜测、推理、论证的能力),即使遇到困难,也可以受到挫折教育。

不过,“这应当由学生自己决定。如果有兴趣,就可以学。如果学了一段时间兴趣没有了,也可以停止不学。家长不需要强迫学生学奥数。”

“有家长和学生一道学奥数,这是值得提倡的。既可增进亲情,又能让家长知道孩子学习的进度与难易。最使我感动的,是(看到)有70多岁的爷爷与孙子一起学奥数。”

从奥数延伸到一般的数学学习,尽管不是每个孩子都要拿金牌、做数学家,但若想单纯提高孩子们的数学成绩,有没有一些普遍适用的经验?

孩子学任何东西,都是根据自己的兴趣来的,对自己不喜欢的科目,没有任何一个孩子能学好。

为了培养孩子的兴趣,应尽量告别那种传统而枯燥的教育方式。一说到学习,我们往往就想到书桌课本作业,其实学习完全可以比这个有趣百倍。

想象一下,陪着孩子在湖边散步时,数一下岸边的树,和孩子一起讨论植树问题;陪着孩子上下楼梯时,和孩子研究楼层和台阶的关系;陪孩子搭积木时,可以让孩子了解不同的几何体以及面积体积的概念……

所谓主动思考,就是让孩子不仅仅被动学习,而是更加自觉地自主自考。我们在培养孩子时,往往过于重视成绩,而忽视了孩子自身的状况。然而从长远来看,

“我真正写的题其实不多,想的题却很多,能想明白的题我就不写了。对我来说,做题或许还不是最大的满足——我常常自己出题。提出问题,在长时间冥想寻找答案,一一攻破它们。”

同样是两个孩子,一个可能提早学习了很多知识;另一个没有任何抢跑,但习惯靠思维能力与逻辑推理解决面前的难题

——当然在早期考试中,前一个孩子会取得更好的成绩,但从长远来看,后者一定会更加出色。因为他的学习是思维训练的过程,而不是机械地背公式。

遇到题目也好,问题也罢,尽量多问孩子几个为什么,看孩子的理解是否真正到位,这才是学习数学的正确方式。

应该让孩子接触到更多的东西,而不仅仅只考虑学习。一个什么样的孩子,思路才会更加开阔?肯定是见识了各种各样形形的东西后,孩子才会具有更加灵活的思维。

数学有着包罗万象的命题,设计到逻辑思维、计算能力、空间能力和想象力等多种能力。甚至不少数学家,同时也是音乐家、哲学家和诗人。

再比如幼年玩过很多积木的孩子,空间想象能力肯定会得到很好的锻炼。正如一些数学大牛所说的,

学习不是简单的重复。仅仅照搬标准答案,也许可以得分,但绝对不是我们的目的。

也许短期看不出来,但从长远来看,一个有着自己看法、能够自己思考的孩子,必然比那些只照搬标准答案的孩子更有潜力。

这要求我们不应片面追求效率。往往听到有些家长说,孩子半小时才做了两道题,效率太低了。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先搞清楚,孩子是真的思考了半小时,还是浪费了时间。

只要孩子真的在思考,而且确实有所收获,那么不要说半小时做两道题,哪怕一个小时做一道题,也是值得赞扬的。

这个时候应该鼓励孩子,让他知道,依靠自己的思考所得是非常了不起的。这样孩子才会在今后更加喜欢思考、喜欢数学。

中科大空间物理学士,如今已育有一女一子的宋锦文表示:“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远没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只要是出于爱孩子的心,多给孩子一些空间去探索,即使教育方法有差异,孩子最后都会很好。”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